您的位置:剑南春信息_酒类企业资讯,酒业新闻信息_中酒网 > 酒文化 > 茅台和五粮液的野心,千亿过后见分晓

茅台和五粮液的野心,千亿过后见分晓

2020-02-07 04:55

  刚刚过去的4月,两张靓丽的成绩单,预示着茅台五粮液的千亿之争临近赛点。当整个行业为最后的冲刺热血沸腾时,两个阵容强大的朋友圈子却在“揭秘”另一场“暗战”。

  就在2017年业绩公布前后,两位“优等生”更加热络地经营着朋友圈。茅台方面,不但与阿里巴巴进一步亲密合作,更在一日之内与全球酒业巨头帝亚吉欧、英国葡萄酒与烈酒贸易协会双双缔结友好;五粮液则透露了将以数字化转型为契机,加强与IBM等全球大公司战略合作的蓝图。

  与近在眼前的千亿目标相比,巨头们横跨酒业内外、打破国籍和疆界的“交友”,已经把竞争的落点带到千亿以后。

  与什么人交友、身边聚集着怎样的朋友,往往代表着一个人的隐藏实力,甚至可以从侧面窥见其正在奔向怎样的未来,于企业而言同样如此。

  在2017年9月举行的“茅台云商”全面上线发布会上,阿里巴巴、蚂蚁金服、腾讯、京东悉数到场,它们从不同的角度为茅台云商提供了技术支持,也把茅台在技术圈的“后援团”带进酒业视野。

  与茅台相似,五粮液同样乐于跟技术大咖交朋友,而且选择到更广大的天地里寻找合作伙伴。2017年12月,五粮液集团与IBM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并在四个月后举行数字化转型项目启动大会。

  就在4月24日(伦敦时间),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与帝亚吉欧CEO孟轶凡(IvanManuelMenezes)进行座谈交流,帝亚吉欧正式邀约茅台成为国际负责任饮酒联盟单位。也是在这一天,茅台集团还同英国葡萄酒与烈酒贸易协会签订《战略合作协议》,宣布将英国打造为茅台酒走向欧洲的样板市场。此外,早在去年12月袁仁国便与全球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举行了一次“高端”会晤。

  五粮液的国际交友同样广泛,除了IBM,还为自己找了一位bulingbuling的合作伙伴。2017年五粮液集团与施华洛世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在产品设计、品牌推广、市场拓展等达成全方位合作,并携手推出直诱惑人偷瓶子的婚宴用酒“缘定今生”。

  “技术咖”和“国际范”之外,五粮液还乐于到“金融界”扩展朋友圈。2017年,李曙光上任伊始便带队拜访了战略合作伙伴中国银行、中国农业银行的四川省分支机构,就多元产业支持、金融资本推动、人才交流、业务培训等进行了广泛交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五粮液还在朋友圈里顺利发展“自家人”,控制宜宾纸业,成为第一集手握两家上市公司的酒业集团。

  回到酒行业,茅台和五粮液同样是经营朋友圈的高手,2017年拓展朋友圈的姿势都让行业颇为惊叹。2017年7月,五粮液通过“2017中国低度白酒发展高峰论坛”相当于建立了“低度化发展联盟”;茅台则出其不意地将劲牌纳入自己的朋友圈,2017年秋糖期间,劲牌入驻茅台镇,李保芳亲自站台支持。

  除此之外,茅台的朋友圈里,还可以找到修正药业、云烟、贵茶这样的企业;五粮液同样结交了苏宁、中石化、江苏农垦等各行各业的“小伙伴”。

  经过上面的梳理,不难发现茅台与五粮液在朋友圈经营方面,展现出许多相同的“审美”。但细思之下,每一个相似的选择背后,都带有不同的指向性。

  首先,二者都乐于缔结“技术盟友”,但茅台与阿里的技术合作主要集中在茅台电商公司层面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阿里巴巴们对茅台云商提供的技术支持。

  五粮液携手IBM,出发点却在于对公司进行整体性的数字化改造。据了解,未来五粮液将借用IBM丰富的行业数字化转型经验和先进技术,提升五粮液转型升级发展,按照“年轻化”“低度化”“数字化”“国际化”的创新思维,带动酒业乃至及“大机械、大物流、大包装、大金融、大健康”等领域的深入合作,帮助五粮液打造成行业的数字化先锋,实现五粮液集团高质量发展。

  去年11月,劲牌正式入驻茅台镇,李保芳在揭牌现场说,茅台集团出席今天的挂牌和投产仪式,就是表达茅台集团对中国知名企业到仁怀来、到茅台来,与我们一起做酱香酒的欢迎。可见,茅台的出发点是和更优秀的伙伴一起进一步做大酱酒品类,是对酱酒未来的一种无形投入。

  而五粮液积极投入低度白酒论坛的筹办,更多地体现在对趋势的预判,很容易联想到五粮液的年轻化、低度化未来。

  构建自己的朋友圈,茅台追求文化内涵的深度契合,它的朋友圈里可以找到云烟、贵茶这样极具地域特色与中国文化的企业。

  五粮液则更倾向于诠释“世界的五粮液”,日前举行的五粮液数字化转型项目启动大会上,李曙光明确表示,五粮液将以数字化转型为契机,加强与IBM等全球大公司的战略合作。在国际化进程中,五粮液也正在寻求与国际顶尖酒业企业开展品牌、业务等方面的全方位合作。

  2017年整个茅台集团实现营收764亿,2018年目标898亿。而据五粮液官微透露,2017年五粮液集团已经突破800亿营收。二者的千亿进程,距离都不远了,甚至很可能早于2020年的预期,提前跨入千亿大关。

  这意味着,这些用心经营的朋友圈,极有可能是为千亿以后的战场储备战斗力,这将是茅台与五粮液中长期的竞争焦点,同时也是袁仁国、李曙光共同的目光所及之处。

  2017年6月,贵州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打造“千亿茅台‘’离不开金融板块业务的支撑,根据当时的规划,到2020年,茅台酒板块将达到700多亿元规模,金融板块则超过200亿元体量,合计达到茅台的千亿大盘。

  但实际情况是,茅台2017年下半年增势强劲,包括今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仍延续了快速增长的势头,其千亿目标提前实现已成大概率事件。那么原来的200亿金融体量,则很可能成为千亿之后的重要增长板块。

  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则明确提出,在实现千亿目标之后,五粮液要争取在“十四五”前期,跻身世界500强企业。根据美国《财富》杂志公布的“2017世界500强企业排名”,其“门槛”是来自美国的AutoNation公司,年度营收为216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73.98亿元。

  从千亿集团到世界五百强,中间的这段路,多元化可能成为五粮液的重要选择,李曙光表示,五粮液结合行业发展新趋势和自身发展实际,将创新作为引领发展、转型升级的第一动力,明确了“做强主业、做优多元、做大平台”的发展新战略,确立了“1+5”的产业新布局,下一步,五粮液将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形成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新优势。

  近二十年来,茅台和五粮液之间的竞争,始终是酒业最具看点和悬念的话题,当他们将要触及千亿这一历史性目标,新一轮的竞赛却已悄然开启。“朋友圈”之战已充分说明,千亿不是“终点”,茅五之争的悬念,将延伸向更远的未来和更广的维度。

本文由剑南春信息_酒类企业资讯,酒业新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酒文化,转载请注明出处:茅台和五粮液的野心,千亿过后见分晓

关键词: 酒文化